郑秉文:现在是建立养老金最有利窗口期

2022-04-19 14:00:19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3次   点赞:1次
 

  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我国居民养老问题日益凸显,有关部门加紧研制相关政策,关于养老金的讨论热度升温。我们该建立怎样的养老金制度?如何发展养老三支柱?

  “我们追求的是新老欧盟国和其他的哑铃型的制度,对于一根支柱有两条道路可以走,一个是可替代模式,一个是附加模式。我们首先要建立这个制度,要确立你走哪条路,往哪儿走?然后看看什么路径,什么困难,有什么特殊国情?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的手段。这就是建立养老金我们应该采取的一些办法。”4月17日,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谈及养老金建设办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如是说。

  老龄化速度加快今年人口有可能出现负增长

  对于现阶段中国人口老龄化状态,郑秉文表示,2021年我国65岁人口占比超过14%,意味着今年正式进入老龄化(aged),而以前是老龄化中社会(aging),预计到2035年是超级老龄化(super-aged)。

  通过研究国际老龄化数据,郑秉文发现,中国老龄化发展进程非常快,从老龄化中到老龄化,中国用了22年,法国用了115年,瑞典用了85年,澳大利亚用了73年,美国用了69年,加拿大用了65年,日本用了26年。从社保的角度讲,老年抚养比,即退休的人口比上工作的人口,2020年,我国老年抚养比是17%,预计2030年提高到25%,到2050年要超过43%,这已经超过绝大多数发达。

  “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对中国经济影响明显,首先就是出生率,去年我国净人口增长才42万人,预计今年死亡人数很可能超过出生人数,也就是说今年可能人口负增长,比联合国此前预测的人口负增长提前了十几年,这是一个重要指标。”郑秉文表示。

  人口老龄化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郑秉文表示:“老龄化导致储蓄率下降,储蓄率下降导致投资率下降,投资下降将影响经济增速,这在中国是一件大事,因此要大力发展养老金促进经济增长。”

  郑秉文进一步提出,养老金既是民生制度的安排,同时也是一个生产要素,是经济制度的一部分。

  身处建立养老金窗口期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国内学者研究国际上解决老龄化经验和教训。国际上,过去20年形成了两条道路、两个模式,一个是哑铃型的模式,一个是金字塔' >金字塔型的模式。

  “如果一二三支柱覆盖范围人数一个比一个少,最后第三支柱变成少数人、富有的人才能够加入的制度,那么就是一个金字塔尖,它会加剧两极分化。”郑秉文表示。

  郑秉文表示,我们追求的是哑铃型的制度,对于一根支柱有两条道路可以走,一个是可替代模式,一个是附加模式。

  2000年,欧盟大力发展第二、第三支柱,养老金第三支柱建立对储蓄率有替代效应,那时担心储蓄率下降。

  “我们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开始,一直到现在,储蓄率大约下降了七八个百分点,每两年一个百分点。欧盟数据显示一个规律,老龄化将导致家庭的毛储蓄率占可支配收入比例是逐渐下降的,家庭债务是攀升的。世行、欧盟、OECD中关于中国的预测指出,中国的家庭债务率是非常高的,主要表现在房贷、车贷、信用卡三个方面。”郑秉文表示,

  在郑秉文看来,我们现在建立养老金就在最有利的窗口期。我们的储蓄率虽然在下降,但和发达比我们还是更高的之一。

  郑秉文认为,养老金有助于经济发展,对冲老龄化影响。,可以稳定消费预期,撬动消费。第二点,“离岸”长期资本有助于市场潜力转化为新的业态。第三,有助于技术创新。因为有了风投资金,有了股权资金,那么对于一些长期风险高的技术创新,就不仅仅是政府财政进行补贴了。最后,养老金可以作为一种生产要素反哺经济。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