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交友APP“收割”中老年人

2022-04-21 09:00:21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2次   点赞:1次
 

  近年来,各类交友APP不断涌现,它们号称同城交友、真人相亲,依靠短视频等高流量平台推送广告引流、付费聊天的模式喂养出一批企图借此“割韭菜”的人。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靳永爱认为,中老年人对互联网信息真伪辨别能力整体较弱,更容易成为背后灰产的受害者。任民

  贷款交友

  在交友平台,66岁的李健民似乎格外抢手。有人说他性格好,还有人说就喜欢他这样年纪大的。但老人不知道的是,这些甜言蜜语早被暗中标好了价格。

  “视频5元1分钟,语音3元1分钟,文字消息0.2元每条。”李健民回忆,自己是在短视频平台看到交友广告,稀里糊涂下载了软件。注册后,不断有人主动打招呼,言辞暧昧,他回复了几条,页面就显示需要购买虚拟币。

  从回复海量的打招呼消息,到成为亲密好友后日常语音、视频,李健民与“对象”们的关系在虚拟币的消耗中一点点升温。与此同时,充值由19元开始,单笔量并不大,但短短数月已累积近2万元。

  几万元花出去了,李健民从没成功“奔现”过,连拿到平台以外的联系方式都很难。有一次,“对象”称,每收到300元礼物就报3位手机号码,剩最后几位时,又变成一个一个报。李健民觉得不对劲,中途放弃了。

  他算了算,加一个微信大概要花六七百元。通常加上没几天,对方就一改在平台上的热情,嫌他这不好那不好,然后失联。

  王华的父亲王强也走上了这条路。他记得,父亲也是通过短视频平台下载的交友软件,都是付费聊天。2021年12月,搭进去3万多元工资后,王强又借了一万多元的网贷,至今还在分期还款。

  聊天赚钱

  列表里,那些资料上写着四五十岁、头像美颜明显的账号总是发来“想你了”“能不能看看你”,却几乎没人主动向李健民发起视频。

  李健民说,2021年初以来,他先后下载过六七款交友软件,目前用的是一款名为“觅缘”的APP,注册一个多月以来,充值近千元。

  在觅缘,记者未经实名及真人认证,注册了一个61岁的男性账号。登录后,该账号随即收到大量打招呼消息,内容暧昧。

  女性账号的画风则有所不同。记者注册登录后,页面弹出的“每日任务”显示,女用户可通过视频、收取礼物、邀请男性用户首充等方式获得相应积分。

  在后台,用户可设置“别人发信息、语音、视频呼叫你所需花费的金币数”,文字信息2金币/条,语音30金币/分钟,视频50金币/分钟。根据平台规则,不考虑优惠活动,1元可充值10金币,19元起充;2万积分可兑换7元。依此计算,付费方发一条文字消息约需0.2元,而收费方约可获得0.07元。

  记者实测发现,不少交友软件采用类似的聊天奖励机制。

  培训上岗

  付费交友的玩法喂养出一个名为“聊天员”的群体。

  在网上,记者随机联系到数名招募聊天员的用户,他们称自己为推广员。他们发来的招聘海报对聊天员的描述则是“年满18周岁,会聊天即可,每天利用空闲时间做聊天,轻松日赚100-300(元)”。

  通过推广员发送的邀请码,记者下载并注册了奔爱、聊呀、心田3款交友软件。各平台的具体规则有所差异,但赚钱逻辑大体相似:靠和用户文字聊天、语音、视频、收取礼物等方式获得收益。

  一名自称从业一年多的推广员提醒记者,聊天不能涉黄、诈骗。但他发来的“资料”里却写着“轻微低俗、弱色情、擦边偶尔可行”。

  例如,视频的时候穿着尽量清凉;聊天的时候要演戏,用洋葱和眼药水逼自己哭……

  中老年入圈

  “空虚老人对这些一点防御力都没有。”王华说,父亲平时在外面跑货运,一两周才回一趟家。年近六十,智能手机是他主要的消遣工具。

  截至2021年12月,我国10.32亿网民中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达26.8%。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靳永爱认为,互联网容易滋生谣言、虚假广告等不良信息并加速传播,而中老年人整体辨别互联网信息真伪的能力较弱,这使得他们更易成为受害者。

  律师邢鑫分析,公会招募女聊天员,用套路吸引用户充值,并对收益进行分成的,该行为已涉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诈骗公私财物,金额超过3000元的,应以诈骗罪追究公会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女聊天员则构成诈骗罪共犯。

  (文中李健民、王华、王强为化名)

(文章来源:海南特区报)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