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基金公司董事长离任,“中等规模陷阱”里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出路何在?

2022-06-16 21:09:16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5次   点赞:2次
 又一基金公司董事长离任,“中等规模陷阱”里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出路何在?

财联社6月16日讯(记者 沈述红)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今日发布公告,该公司董事长周熙已于6月15日因个人原因离任。

对于周熙的离任,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称,周熙自2019年6月担任董事长以来,为公司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使公司获得了强有力的股东支持,“周熙的离任不会影响公司的经营运作,也不会影响摩根士丹利等各方股东对公司持续发展的支持。”

从数据看,周熙任职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后的2019年底,这家公司的营收为2.14亿元,此后两年间逐渐增至2.59亿元、3.25亿元。管理规模方面,截至2016年年中,该公司非货管理规模为199.25亿元,2021年年中则达到了425.35亿元。不过,2021年6月至今,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规模出现了较大程度的缩水,2022年一季度末,其非货管理规模仅为296.94亿元,较去年年中缩水逾3成。

在中等规模基金公司队伍中踟蹰不前的摩根士丹利并非没有寻求出路。早在周熙任职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董事长的两月前,这家公司迎来了曾创造过“千亿申购”神话的公募一姐——王鸿嫔。担任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总经理后,她开始带领这家公司自我调整,不断扩充投研人员、打造团队竞争力。“我的目标和任务是,在摩根士丹利控股的当天,公司的品质,以及包括公司章程、制度、管理框架、内控等在内的所有制度,要确保达到股东的标准。”王鸿嫔曾说道。

事实上,基金公司董事长的变更虽不是新鲜事,但作为影响公司重要战略的决策人,他们的职业动向广受市场、投资人的高度关注。据财联社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有南方基金、建信基金、宝盈基金、银河基金、金鹰基金、宝盈基金、银河基金等15家基金公司董事长层面出现了变动,涉及30人。有基金公司人士指出,作为高度市场化的一个行业,公募机构人员的流动是正常的现象。基金公司高管人员的频繁变更,对于大型公募和中小型公司的影响存在较大区别,各家公募也使用股权激励、企业文化建设等各种举措,帮助公司留住核心人才和高端人才。

周熙离任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董事长一职

今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公布了董事长周熙辞职的消息。

在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任职董事长三年之久的周熙,曾任职于中国联通上海分公司、爱立信(中国)上海分公司、Ericsson Wireless Communications Inc.、高盛高华证券。2008年,他开始了职业生涯的“摩根士丹利”之旅。

这一年,周熙加入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历任副总裁、投资银行部执行董事、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等职务。2011年起至2021年6月,他开始担任摩根士丹利(中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2019年6月起,周熙担任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表示,周熙自 2019年6月担任董事长以来,为公司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使公司获得了强有力的股东支持。受益于外方股东摩根士丹利的国际化视野,以及本土团队的丰富经验,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已建立了固定收益、主动权益、量化权益、多资产组合等公募基金及私募资管产品线。

“周熙先生的离任不会影响公司的经营运作,也不会影响摩根士丹利等各方股东对公司持续发展的支持。”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指出,在公司股东的支持下,管理团队将带领公司坚持以的方式为客户提供的服务,为投资者提供更丰富多元的产品、更长期稳健的业绩,以及国内外领先的资产管理服务,致力于成为国内的资产管理公司。

成立于2003年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前身为巨田基金,2008年,这家公司完成工商注册登记变更,正式成为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从数据看,周熙任职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后的2019年底,这家公司的营收为2.14亿元,此后两年间逐渐增至2.59亿元、3.25亿元。管理规模方面,截至2016年年中,这家公司非货管理规模为199.25亿元,2021年年中则达到了425.35亿元。

不过,2021年6月至今,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规模出现了较大程度的缩水,2022年一季度末,其非货管理规模仅为296.94亿元,较去年年中缩水逾3成。

出路在哪?

在中等规模基金公司队伍中踟蹰不前的摩根士丹利并非没有寻求出路。早在周熙任职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董事长的两月前,这家公司就大换血,摩根士丹利当上大股东。同期,该公司也迎来了曾创造过“千亿申购”神话的公募一姐——王鸿嫔。担任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总经理后,她没有急着新发基金,而是开始带领这家公司自我调整,不断扩充投研人员、打造团队竞争力。

不仅如此,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还在谋求成为一家外资控股的基金公司。2021年5月,华鑫股份公告,全资子公司华鑫证券通过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其所持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36%股权。Morgan Stanley International Holdings Inc.(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作为意向受让方,采用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上述股权,受让价为38930万元人民币。此次转让完成之后,华鑫证券将不再持有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股权。

从交易价格看,这一年的3月,华鑫股份公告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36%股权挂牌价格不低于人民币38844万元。而38844万元正是此次36%股权的评估价,受让价格比评估价格溢价0.22%。

摩根士丹利方面表示,中国一向是摩根士丹利全球发展战略的重心。中国金融市场近几年加速对外开放的步伐使摩根士丹利倍受鼓舞,如今摩根士丹利非常兴奋有机会大幅拓展在华的证券与基金业务。

虽然摩根士丹利对中国公募市场踌躇满志,但与其他谋求外资控股的中外合资公募一样,时至今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仍迟迟未拿到来自证监会的一纸审批,这也为摩根士丹利的“控股”之路徒增了些许变数。

“我的目标和任务是,在摩根士丹利控股的当天,公司的品质,以及包括公司章程、制度、管理框架、内控等在内的所有制度,要确保达到股东的标准。”王鸿嫔曾说道。

年内30位公募董事长变更

基金公司董事长的变更虽不是新鲜事,但作为影响公司重要战略的决策人,他们的职业动向广受市场、投资人的高度关注。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截至6月16日,年内共有68家基金公司(含券商资管)高管出现变动,涉及高管人数达142人。其中,融通基金、南方基金、建信基金、宝盈基金、银河基金、金鹰基金、宝盈基金、银河基金等15家基金公司董事长层面出现了变动,涉及30人。

今年以来,融通基金前任董事长高峰、建信基金前任董事长孙志晨、泰信基金前任董事长万众、中银国际证券前任董事长林景臻等相继离任。同样离任董事长一职的,还有淳厚基金前任董事长李雄厚、华润元大基金前任董事长李巍巍、宝盈基金前任董事长马永红、银河基金前任董事长刘立达、金鹰基金前任董事长王铁、国泰君安' >国泰君安证券资管前任董事长江伟、红塔红土基金前任董事长李凌等。

他们或因为退休、任期届满离职,或股权变动、内部岗位调整、个人职业发展等原因离开公司,寻求新的发展空间。

周易、宁敏、杨阳、宋卫刚,则分别走马上任,分别成为南方基金、中银国际证券、招商证券资管、银河基金董事长。年内,还有金鹰基金姚文强、华润元大基金费凡、红塔红土基金龚香林、国泰君安证券资管谢乐斌、淳厚基金贾红波、宝盈基金严震新任公司董事长。

此外,今年以来,华宝基金、华润元大基金、新疆前海联合基金、瑞达基金、民生加银基金、泰达宏利基金、金鹰基金、国金基金、先锋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出现了变动,先锋基金、中庚基金、达诚基金、国融基金、嘉实基金、益民基金等公司副总经理也进行了变更。同期,红土创新基金、国融基金、易方达基金、财通基金、汇泉基金、银华基金等公司督察长或首席信息官也出现了变动。

基金公司高管人员的频繁变更,对于大型公募和中小型公司的影响存在较大区别,各家公募也使用股权激励、企业文化建设等各种举措,帮助公司留住核心人才和高端人才。

沪上一位第三方基金评价机构研究人士分析,一般而言,基金公司高管变动无非是基金公司业绩不佳,抑或是股东方变动、磨合所致。在他看来,适度频率的高管变动对基金公司是好事,有流动才有活力,但两三年内频繁换高管,或是高管变更带动公司内大范围投研人员更换的公司,整体发展大概率会受到影响。

一位华南公募人士也告诉记者,作为高度市场化的一个行业,公募机构人员的流动是正常的现象。基金公司激励政策不到位、公司调整团队治理结构等,也会加速基金公司管理层的动荡。“而在所有容易引发基金公司高管变动的行为里,中小基金公司最容易触发。”他表示。

关键词: 摩根士丹利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