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亏三年、市场低迷 威龙“内外交困”中苦等实控人

2022-04-21 08:00:21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2次   点赞:1次
 

  葡萄酒上市企业之一威龙股份大幅下调2021年业绩预期,预计去年全年将亏损3.7-4.7亿元。这也是威龙股份连续三年亏损。

  在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珍海因违规担保风波将手中股份逐一拍卖后,威龙股份进入了无实控人的权利真空期。

  谁会来接手连亏三年的威龙股份?

  去年预亏超3.7亿

  4月19日,威龙股份发布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再次测算,预计2021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净利润亏损3.7-4.7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3.2-4.2亿元。

  此前不久,威龙股份曾发布一份业绩预期称,2021年净利润预亏损2.1-2.5亿元;扣非净利润预亏1.5-2亿元。

  对于业绩预期下修的原因,威龙股份表示,澳大利亚因政策原因导致全国葡萄原酒出口不畅,造成原酒积压,市场低迷,价格下跌,进而造成原酒减值。从而影响澳大利亚子公司酒厂运转效率降低,达不到满产状态。经公司聘请评估机构对澳大利亚子公司根据澳大利亚现有的原酒市场价格进行评估以及公司财务部门的测算,澳大利亚子公司上述存货、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评估减值对2021年合并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2亿元。

  算上2021年,这已经是威龙股份连续三年亏损,在2019和2020年,威龙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586.51万元和-2.2亿元。

  酒类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威龙目前的困局,一是由于近年国产葡萄酒低迷,威龙主打的有机葡萄酒概念难以卖上价;二是原实控人违规担保,使企业雪上加霜,目前威龙的市场萎缩,销售体系人员流失严重,产品价格体系混乱。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以威龙股份当下的形势,业务重组迫在眉睫,这大概率将成为威龙股份的出路。

  无实控人的权力真空期

  事实上,也正是2019年,威龙股份被其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珍海财务纠纷带到泥沼中。

  2019年10月,威龙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卷入控股股东,威龙股份日前被起诉至法院,威龙股份名下3处房产和3宗土地已被法院查封。

  而公开披露,自2019年9月起,王珍海因分别涉及7次金融担保纠纷、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7次均被冻结股份,累计涉及金额本金约7.32亿元。

  多次违规提供大额担保的恶果呈现多米诺效应。

  2018年,威龙股份通过回购股份的议案,但由于违规担保事项,致使公司融资环境发生变化、资金链趋紧,未能按期完成股份回购计划。

  不仅如此,同年11月,威龙股份同意使用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临时补充日常经营所需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12个月,然而到期后,却无法按期归还上述募集资金中的1.5亿元。直至逾期一个月后,才将资金全部归还至募集资金专户。

  2019年11月,威龙股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成为ST威龙,直至2021年8月,才成功摘帽。

  原实控人王珍海手中股权被逐一拍卖,直到今年2月,因部分拍卖标的存在瑕疵,王珍海持有股份只剩下283万股(占比 0.85%)司法拍卖成交后未被司法划转。

  沈萌表示,部分拍卖标的可能还存在其它方面法律关联,但很明确也不在王珍海手中,尽管王珍海目前名义上可能还持有极少数股权,但他出局一事已成为定局。

  蓝鲸财经记者致电威龙股份,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处于无实控人状态意味着威龙股份在战略执行得不到保障,并且无法面对越来越残酷的行业内卷,特别是现在碎片化、社群化营销越来越考验企业的品牌运营能力,威龙现在急需从产业链与下游消费端进行改革,提升效率,重新获取优势市场地位。

  谁是新的实控人?

  值此权力真空的敏感时期,威龙股份的一举一动都易引发揣测。

  今年1月,威龙股份发布了2021年年度部分资产报废处理、计提减值以及坏账核销的公告。

  经初步核算,部分资产报废处理将影响利润减7403.2万元;计提减值将影响利润减少 1.17亿元,合并影响净利润减少1.61亿元(剔除所得税费用)。

  这也是威龙股份2021年大幅亏损的重要原因,而这也被质疑威龙股份或许存在财务“洗澡”的可能。

  沈萌认为,威龙股份有可能在“资产消肿”,将过去膨胀虚胖的资产数据进行必要调整,这既可能是从保壳的角度做准备,也可能是为接下来的资产重组留出足够的空间,给予新股东更多的操作便利。

  事实上,在王珍海股权被公开拍卖之际,时任威龙股份董事长孙砚田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王珍海)股权拍卖对公司属于重大利好,这意味着将有新股东(进入威龙)。

  2021年1月,威龙股份曾披露,于是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同意根据本协议约定的条款和条件将于是鑫诚一号证券投资' >证券投资基金' >证券投资基金' >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威龙股份股限售流通股(占威龙股份已发行股份的18.83%)的表决权及提案权、提名权、质询权、建议权、股东大会召集权等无偿委托给鑫诚恒业行使,鑫诚恒业愿意无偿接受于是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委托。

  鑫诚恒业的股东为青岛市即墨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青岛鑫诚海顺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为青岛市即墨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二者受同一股东控制,为一致行动人关系,合计持有威龙股份18.98%的股份。

  因此也有业内分析,青岛即墨国资委有可能重组ST威龙董事会,其他重要股东配合的可能性较大。

  蓝鲸财经记者就此事联系到威龙股份方面,但未获得回复。

  未来威龙股份控股权究竟花落谁家,蓝鲸财经亦将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