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峻这三年——解码光大证券人事大地震背后

2022-04-22 20:00:22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3次   点赞:1次
 


  4月20日,光大证券董事长、监事长双双辞职,光大证券迎来“乌龙指' >乌龙指”事件和“MPS”事件后的第三波人事地震。

  4月19日晚间,财经报道,现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闫峻被撤销党内职务,降为光大集团部门副职;公司监事长刘济平被处于留党察看一年,职级降为光大证券部门副职。其他四名党委成员也被诫勉谈话、警告和批评。这种情形为券商行业多年来罕见。

  此次光大证券六名党委委员均被问责,主要是中央巡视组巡视过程中发现上述人员有违反八项规定精神的各类问题。今年2月22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对光大集团巡视的反馈意见亦指出,光大集团部分直管企业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屡禁不止。

  2019年4月,闫峻在MPS风险事件爆发后接任光大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职。总结了前两任的风险事件经验,闫峻强调“不闯祸”。闫峻主政三年,未发生大风险事件,没踩到大的“雷”,但“网”却破了。

  回溯这三年,小状况出血不止——研究所塌方,合规方面被监管警示;信用、自营、投行等业务板块,状况此起彼伏;在人员任用上也有颇多非议,前台与后台轮换,分支机构与总部之间的人员调动频繁,且处罚亲疏有别。根据财经记者掌握的情况,光大证券在费用管控上也出了问题,这三年来超标招待费、差旅费等情况严重,对标头部券商亦不遑多让。

  从徐浩明到薛峰,再到闫峻,三人登顶时,几乎同样的踌躇满志,但又几乎同样黯然离去。种种情形表明,光大证券仍未走出漩涡。

  招贤馆偏袒亲信

  MPS风险事件爆发后,原来因“乌龙指”事件后接替徐浩明救场的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辞职。2019年4月,闫峻接替薛峰担任光大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至2022年4月下课,其在光大证券的任职时间整整三年,其中又有半年在中央党校培训。

  经历徐浩明的“乌龙指事件、薛峰任上的MPS事件之后上场的闫峻,颇有些坐在”火山口“的意味,加上又是专业上由银行”转轨“至券商系统的”空降兵,闫峻上任之初颇见新气象,试图带领光大证券走出困境。

  在团队建设方面,闫峻上任后积极补充新鲜血液,开设“招贤馆”,面向社会和公司内部,公开招聘多个关键岗位和紧缺人才,祭出打造“才智光大”的大旗。

  但时间稍长,任人唯亲通病又开始抬头。

  “招贤馆”开设未久,贤才却已流失。2020年,光大证券研究所人事大震荡。5月,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离职回到中金公司' >中金公司;年底,胡雅丽离任光大证券研所所长,而三大行研主力也集体出走。

  另一方面,闫峻治下的决策层,奖惩亲疏有别。2020年末,仁东控股(002647)SH)闪崩经历14个跌停,多家券商合计近30亿元踩雷仁东控股的融资业务。据知情人士透露,仁东控股融资业务一案,使得光大证券不得不计提信用减值损失数亿元。

  而彼时该业务的主办部门,即是公司的信用业务部。王振作为信用业务部负责人,是闫峻由工行系统带过来的旧部,造成公司损失后其未受到任何处罚,反而是为公司信用业务部门引流的地方机构——深圳分公司负责人遭到免职。

  闫峻主政这三年,人员调动频繁。后台与前台轮换,分公司与总部人员调换的情况很多。

  比如将西安分公司负责人李明明调到香港,负责香港业务的全盘运作。长期呆在零售系统李明明,被指缺乏国际化视野和海外投行经验。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即使在零售系统,李明明排名也是倒数,还因业绩不佳被降为部门副职”。

  诸如此类的调整还有很多,比如将北京分公司的负责人调到总部来管理所有分支机构,将浙江分公司负责人调入总部任期货公司老总,后台的审计部负责人又调到浙江分公司担任负责人,办公室主任调到北京分公司当老总。

  “薛峰时代的一级部门老总,除了光大资管总经理,其他免的免,轮的轮,换的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据光大证券的员工反映,恰恰是没有将总经理轮换的光大资管,成为公司三年来业绩没有下滑的业务部门。

  费用管控松垮

  费用管控不力,是光大证券领导班子集体被问责的主要原因。

  光大证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此前闫峻总结了薛峰的并购,以及徐浩明的业务创新这些“雷点”,所以对内他不强调业绩,“不强调KPI考虑,只要不闯祸就行了。”但却在费用管控方面出了漏洞。

  在公开场合,闫峻反复强调要严控费用。但据接近光大集团巡视组的人士透露,2019年至2021年这三年,光大证券招待费共计就达到4亿元。而行业老大中信证券,两年的招待费合约3亿元,但中信证券的员工人数,是光大证券的3倍;而营业收入规模,则是光大证券的4至5倍。光大证券在向媒体通报时承认,公司党委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费用管理执行不严等问题。据悉,监事长刘济平退回了数十万的超规费用报销,总裁刘秋明也是退回数万的超规费用。再早前,光大期货总经理俞大伟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被免职。

  除上述被党内撤职、谈话和批评教育的人员外,光大证券涉及超规费用报销而未调查和处理的人,仍有不少。

  此前媒体报道,光大新鸿基原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李炳涛,也因费用问题被公司党内严重警告;重庆分公司党总支书记、总经理周国平,因使用扶贫款超标住宿、私车公养,被巡视组评价为“性质十分恶劣”,并于2020年11月被公司内部严重警告,但公司并未对其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仍在原岗位任用;公司一位投行业务总监董捷,超规报销费用数十万元。

  传统业务失准

  在闫峻带领的管理层治下,光大证券2021年实现扣非净利润 40亿元。而新管理层上任前的2018年,这一指标是10亿元。三年扣非净利润累计增长达到300%。在已经披露2021年年报的37家上市券商中,这一业绩增速排名15名,排名中等靠前。

  看上去不错的增长率,对标到同业的增长,这一数据又显乏力。2015年,是所有券商的年头。这一年,光大证券的扣非净利润是75亿元,而与光大证券对标的东方证券,这一年的数字为72亿元。双方不相上下。

  到了2021年年报,东方证券扣非净利润为53亿元,光大证券则为40亿元,前者反超后者,而且差距还在拉大。

  值外,光大证券2021年的业绩失速也很明显。数据显示,该公司2021年全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仅增长5.3%和49.28%,增速分别比上年下降52.46个百分点和261.69个百分点,结束了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的高位增长。

  数据显示,2021年扣非净利润,光大证券由2018年券商排名第14位,掉落至第16位。

  分业务板块来看,包括权益自营投资业务和固定收益自营投资业务的投资交易业务集群,收入为-4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字为20.48亿元。

  光大证券解释称,2021年,公司权益自营投资业务以方向性投资为主,并持续完善投研体系,推动业务模式优化,但受到市场下跌影响,未能实现预期收益。

  记者从光大证券内部人士了解到,该公司2021年科创板跟投的收入,加上债券收益,共有10亿元。也就是说权益自营这一块,光大证券2021年亏损了14亿元。“创光大证券自营业务开展以来的最差业绩。”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2021年全年券商分项排名数据未出,从2021年上半年排名数据可见端倪。2018年证券投资收入方面,光大证券排名第16;2021年上半年,排名掉落至26位。

  可查数据显示,光大证券证券投资自营2021年年初就持有恒顺醋业(600305.SH),直至去年三季度,仓位几乎没有变化。但相较于去年初,恒顺醋业年末股价已几近腰斩。

  有沪上券商自营人士告诉记者,光大证券自营类似恒顺醋业这样下跌而未止损的,还有爱尔眼科(300015.SZ)等标的。而对于贵州茅台(600519.SZ)这样的标的,光大证券自营2021年又砍在了地板价。

  在投行业务上,最近市场瞩目的年内高价股纳芯微,曝出新股发行被大规模弃购,弃购规模达7.8亿元。一举刷新此前中国移动的7.56亿元的弃购记录,创下A股历史记录。

  作为主承销商,这些弃购的股份,将由光大证券包销。加上子公司的战略配售,将导致光大证券及及子公司8.9亿元资本支出。

  任内收监管“大信封”

  在内控和合规方面,闫峻任内,光大证券罕见因信披不规范,收到监管部门“大信封”。

  今年1月,上海证监局对光大证券下发警示函,认定光该公司信披存在重大合同、重大事件进展披露不及时,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和不充分、重大交易披露不完整等情形。

  其中即包括MPS事件中重要合同文件——《差额补足函》,在签定后时隔三年后才披露。且此后该案的二审和终审,及相关判决结果也未得到及时披露;还包括2015年收购香港新鸿基金融集团的一项重大认沽权条款,直至5年后才披露。

  上述两项信披失规事项,虽然始发于薛峰任内,但于闫峻任内收到收到警示函。这也被视为新管理层在业务和合规问题上,“发条上得不紧”,缺乏警觉意识。

  薛峰任内的MPS案,最终在闫峻任内以巨额计提收场。2021年光大证券年报显示,公司这几年来为MPS项目计提的预计负债合计达到了52.84亿元,MPS事件的财务影响得以化解。而薛峰个人的案件,也从纪委监察程序,移交司法程序。

  据记者了解,监事长刘济平此番被处留党察看和降职,与其在MPS等重大事件上未起到监事部门的监督职责有关。

  在薛峰受审查之后,薛峰系人马包括光大资本前董事长代卫国,光大证券私募业务部负责人励娜、债务融资部总经理杜雄飞等人受到审查。而债务融资部主营的固收业务是光大证券重要的收益来源,杜雄飞因考核严苛,而使得业绩斐然,杜雄飞后,光大证券固收业务面临重振旗鼓。

(文章来源:财经)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