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任审计机构都不给力 ST辅仁一季报预计难产 再临“退市风险”!

2022-04-24 20:00:24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0次   点赞:0次
 


  被判定财务造假,实控人遭十年证券市场禁入的ST辅仁(600781),再次站在了“退市风险”边缘。前任审计机构辞任,新任审计机构的进度未达预期,使得这家上市公司不得已披露了预计无法按期披露定期报告的风险提示性公告。

  无法按期披露的定期报告

  ST辅仁原定于2022年4月30日披露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以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可能出不来了。

  4月24日晚间该公司披露,由于上任审计机构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因工作安排无法继续承接,于2021年12月18日辞任(未开展公司2021年度审计工作),公司于2022年3月21日聘请深圳旭泰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为公司2021年年度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及关联方资金往来审计机构。

  但新任审计机构深圳旭泰会计师事务所因受国内新冠疫情防控出行限制和审计工作的安排影响,截止目前,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公司可能存在无法在2022年4月30日前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的风险。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ST辅仁如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前述期限届满的下一交易日(2022年5月5日)起停牌

  而如ST辅仁股票在停牌2个月内仍无法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则公司股票将在停牌2个月届满的下一个交易日披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并自下一个交易日复牌,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如ST辅仁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2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

  一个月前的2022年3月22日,ST辅仁刚刚发布了变更公司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

  公告称,因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兴华所”)项目进度安排无法满足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要求,故无法承接公司2021年度财务报告和内部控制及关联方资金往来的审计工作。鉴于此,公司拟聘任深圳旭泰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下称“旭泰所”)为公司2021年度审计机构。

  临近年报披露才刚刚走马上任新审计机构,一经公告也立即遭到交易所关注。

  相关问询函提出,兴华所对ST辅仁2020年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涉及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诉讼案件、应收账款、持续经营能力等多项事项。要求结合上述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涉及的具体事项情况、公司消除所涉事项的进展情况等,说明公司是否就2021年审计事项与兴华所进行沟通;公司与兴华所是否就审计收费、审计意见、审计工作安排等存在重大分歧,兴华所不再担任公司2021年年审机构的具体原因等。

  公司此后回复表示,兴华所于2021年11月30日向ST辅仁呈送了《关于解除2021年报审计业务的函》,截止解除日,尚未就2021年审计事项开展工作,ST辅仁也未就2021年审计事项与兴华所进行沟通。

  彼时,问询函就提出,ST辅仁拟于4月6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聘任旭泰所为年审机构事项。股东大会召开日距年报预约披露日(4月30日)不足1个月。要求旭泰所结合审计工作的具体时间和人员安排、审计计划、对重点审计风险领域的了解情况及拟实施的审计程序,说明是否有充分时间保证审计项目的顺利开展及关键审计程序的充分执行,相关审计、复核计划能否符合有关规定,是否存在无法按期出具审计报告的风险等。

  对此旭泰所在回复中也坦言,由于近期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具有不确定性,时间尚无法做出具体安排,故具有无法在预约披露日(4 月 30 日)按时出具审计报告的风险。

  可持续经营能力风险仍存

  2019年7月,因爽约6000万元分红款,ST辅仁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彼时,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方实探采访了解到,在披露账面存在18亿元现金的背景下,该公司重要子公司开药集团已多产线停产,北京等地子公司更是早已停工欠薪。随后,ST辅仁也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0年10月27日,证监会对公司及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实际控制人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5年、2016年年度ST辅仁将货币资金提供给控股股东辅仁集团、辅仁集团母公司辅仁控股使用。ST辅仁未将提供给辅仁集团、辅仁控股的资金记入财务账簿,也未对辅仁集团、辅仁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予以披露,导致其披露的2015年、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而2017年,ST辅仁将重组收购的开药集团纳入合并报表。然而,开药集团以前年度向辅仁集团、辅仁控股提供的资金,在2017年、2018年绝大部分仍未归还,且发生新的占用,ST辅仁未将相关资金占用情况入账,也未对辅仁集团、辅仁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予以披露。

  此外,2016年ST辅仁重组收购开药集团过程中,开药集团及其子公司向辅仁集团、辅仁控股提供资金的余额分别为34950万元、50370万元。开药集团未将上述交易记入财务账簿,导致《重组报告书》中披露的开药集团财务报表中货币资金余额虚假。

  伴随财务造假事实浮出水面,ST辅仁的生产经营情况也每况愈下。

  2021年上半年,ST辅仁实现营业收入9.02亿元,较上年下降32.65%;净利润为-2.94亿元,较上年下降531.97%%。其中医药工业收入为7.3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6.07 %;医药商业收入1.6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1.87%。主要原因为由于大股东资金占用致使公司资金周转紧张,部分产品生产与销售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多,产品整体毛利较上年减少2.84亿元,净利润也随之减少较多。而2021第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8亿元,同比下滑45.45%;净利润-2.38亿元,扣非净利润-2.09亿元,亏损金额较大。

  根据2021年半年报及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的相关内容,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ST辅仁逾期债务为30.68亿元。另外公司资金流动性困难,面临债务逾期无法偿还以及对外担保承担连带赔偿的资金压力,同时涉及多起诉讼、部分银行账户及资产被冻结。

  同时,ST辅仁存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风险。

  截至4月1日,ST辅仁向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为16.88亿元,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24.8亿元,尚有担保余额17.47亿元。上述事项未经公司有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构成关联方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预计一个月之内无法解决。

  此外,ST辅仁控股股东股权存冻结风险。辅仁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6135.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9.78%。该等股份已全部被司法查封冻结,且存在多次轮候冻结情形。

(文章来源:e公司)

关键词: ST辅仁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