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沉迷游戏后,卧龙地产又爱上挖矿,股票连续两天涨停

2022-06-16 22:00:16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11次   点赞:3次
 

  龙头房企正在收缩业务阵营,地产主业发展乏力的卧龙地产却加快推进多元化布局。

  6月15日晚间,卧龙地产(SH:600173)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提示性公告,称拟购买浙江卧龙矿业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卧龙矿业”)股权。卧龙地产表示,交易完成后将引入以铜精矿为主的矿产金属产品加工业务,分散当前房地产单一主业运营带来的经营风险,提升抗风险能力。

  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询问上述业务是否会成为公司未来发展重点,卧龙地产证券事务代表回应称,矿产业务营收规模比较大,但利润方面目前还是地产,公司着意的是多元化布局。

  但这笔收购显然让投资者感到兴奋,6月16日卧龙地产开盘涨停,报收6.4元/股,此前一个交易日,卧龙地产同样收获涨停板

  半年内两度收购矿业公司

  浙江卧龙矿业主营业务为铜精矿等原料矿的混配加工及销售业务,主要盈利模式为进口不同品位的原料矿,对各批次原料矿进行混配后进行销售,赚取铜精矿的混配加工费用及差价。

  这是今年以来卧龙地产第二次收购矿业公司。1月11日,卧龙地产以6800万元现金购买了上海卧龙矿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卧龙矿业”)股权,后者以货物进出口、矿物洗选加工、金属矿石和金属材料销售等为主要业务。

  收购上海卧龙矿业时,卧龙地产仅表示是基于公司长期发展规划与经营发展需要,收购将拓宽公司业务经营范围。但此番再收购浙江卧龙矿业,卧龙地产则明确了布局新业务的意图:“引入以铜精矿为主的矿产金属产品加工业务。”

  从财务指标看,两家公司也不在一个量级。截至评估基准日(2021年11月30日),上海卧龙矿业总资产为1.30亿元,营业收入8.41亿元,归母净利润724.5万元。而2021年全年,浙江卧龙矿业总资产为6.92亿元,销售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7.66亿元和0.58亿元。

  积极布局矿产业务源自地产主业发展不力的焦虑。2021年内,卧龙地产营业收入仅为25.03亿元,净利润为4.77亿元。截至去年末,主要在售楼盘仅有清远博学苑、上虞万诚府和武汉东方郡。

  今年一季度,卧龙地产多项业务数据呈现大幅下滑,其中,房地产项目签约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同比分别减少63.47%、64.55%,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17.11%。因结转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55.69%,其净利润也下降了56.24%。

  在2021年年报中,卧龙地产表达了“生存焦虑”:房企生存环境趋紧,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市场存量竞争不断加剧。2022年,公司继续加快和推进经营业务多元化布局,拓展业务收入来源,防范单一业务带来的经营风险。

  不过,对于卧龙地产实控人陈建成来说,这不过是一场从左手到右手的资产腾挪。两次收购的出售方分别为“卧龙”系的卧龙电气驱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卧龙电驱”)和卧龙控股。

  转型艰难,曾折戟游戏

  卧龙地产创始人是浙江上虞富豪陈建成。1994年12月,在电机领域挖到桶金后,陈建成开始涉足房地产,成立了浙江上虞市卧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2007年,卧龙置业借壳原黑龙江牡丹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登陆A股,随后更名为卧龙地产。

  虽是一家老牌浙江上市房企,卧龙地产却未在房地产行业大展拳脚,开发项目集中于大本营绍兴和武汉、清远等地,销售额常年在20亿元左右徘徊。

  2015年,陈建成33岁的女儿陈嫣妮开始掌舵卧龙地产,但她并未在地产业务上发力,而是着手转型、跨界投资网络游戏公司。2016年,她先后尝试收购游戏公司墨麟股份、天津卡乐,但均以失败告终。

  2017年,卧龙地产再次向网络游戏公司发起冲击。2017年1月,卧龙地产以10850万元投资手游发行商君海网络,获得13%的股权;同年7月,又以6.42亿元收购其38%股权,最终以合计持股51%成为君海网络的大股东。在2017年年报中,卧龙地产表示,公司转型升级已取得进展,初步形成房地产业务与游戏业务双主业的发展模式。

  不过,跨界游戏并不容易,上一个失败的样板是万达的“二代”王思聪。王思聪于2011年8月正式进入电竞领域,随后收购了CCM战队、组建iG电竞俱乐部,还于2015年成立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业务横跨了娱乐、影视、体育、音乐等多个行业;同年,王思聪担任CEO的直播平台熊猫TV也宣布成立。不过,熊猫直播仅存活了四年,于2019年3月宣布破产。

  陈嫣妮为卧龙地产定下的“游戏+地产”双主业发展模式也未延续太久。2018年11月和2021年1月,卧龙地产先后两次售出君海网络2%和3%的股权。目前,卧龙地产对君海网络的持股比例下降至46%。卧龙地产称,股权出售有利于公司进一步集中精力与资源做精做强现有主营业务。

  但“沉迷”游戏的这几年,卧龙地产地产业务几乎停滞,鲜少有拿地信息,为未来的增长性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业绩低迷的同时,卧龙地产还经历了一场人事“地震”。去年12月,陈嫣妮辞去董事长、董事等职务,总经理、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也同时请辞。三位卧龙老将娄燕儿、王海龙、赵钢则走马上任,分别担任总裁、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等职。

  布局矿产或是三位老将给卧龙地产开出的“新药方”。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对时代财经称,目前大宗商品价格在高位,收购矿产业务对卧龙地产总体营收有帮助,但对其房地产业务显然帮助不大。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