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75基点倒计时?美国经济硬着陆概率增大 全球债务风险推升

2022-06-15 10:00:15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7次   点赞:2次
 

  当地时间6月14日,美股三大指数收盘涨跌不一。截至收盘,道指跌0.5%,纳指涨0.18%,标普500指数跌0.38%。纳指与标普500指数仍处在熊市区间。

  大型科技股涨跌不一,特斯拉涨2.39%,英伟达涨1.21%,微软涨0.92%,苹果涨0.67%,谷歌涨0.3%,亚马逊跌1.31%,脸书母公司Meta跌0.32%。

  热门中概股多数大幅收涨,纳斯达克中国金龙指数涨6.88%;新东方涨24.39%,蔚来涨16.70%,拼多多涨11.96%,理想汽车涨10.91%,好未来涨9.63%,小鹏汽车涨7.52%,阿里巴巴、百度京东涨超6%,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涨4.91%。

  当地时间6月14日-15日,美联储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决议。业内分析,造成周一美股重挫的原因是市场担忧美联储的加息幅度可能超过预期。摩根大通和富国银行等多家投行预计美联储本周将加息75个基点,这将是1994年以来的更大加息幅度。

  “硬着陆”概率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美联储想要同时实现降通胀和经济“软着陆”的可能性非常低。美国通胀既有供给不足的原因,也有需求过热的原因。要抑制通胀无非是增加供给和抑制需求,供给方面主要依赖减免对华关税和地缘局势降温,需求方面则不得不通过提高利率来打压,代价就是牺牲一定的经济增速。如果美国经济真的被迫“硬着陆”,高利率将继续推高美元并加剧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出压力,美国股市也将延续调整并将悲观情绪蔓延到全球股市,同时美国作为国际上主要的需求国,经济增速放缓也会影响到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情况。

  平安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魏伟也持相似的观点。他表示,在美联储紧缩预期升温的情况下,美元指数仍将保持强势,不排除突破前高的可能,而人民币汇率短期也将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

  上述券商人士还表示,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建议投资者规避风险资产,转而持有现金或者风险较低的实物资产,富有经验的投资者可以考虑构建期权组合做多市场波动率。

  中金公司' >中金公司研究部宏观分析师刘政宁表示,通胀创新高给美联储带来重大挑战,如果想要控制通胀,可能需要更激进的货币紧缩,而更紧的货币将加大经济下行压力,增加经济衰退概率。一种可能是美联储不得不以经济衰退为代价换取物价稳定,从而再现当年的“沃尔克时刻”。这也意味着海外资本市场调整未结束,股债双杀仍是主旋律。

  中金公司研报表示,在2022年下半年大类资产配置展望中,建议超配黄金,原因在于黄金可以同时对冲通胀和衰退风险。往前看,市场主线可能由“滞胀交易”向“衰退交易”切换,但切换时点并不确定,建议增配在这两种环境中都可能有较好表现的资产。

  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剧

  随着美联储采取更激进的措施来应对通胀,越来越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很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陷入衰退。

  《纽约时报》评论称,激进的加息将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政策利率上行,层层传导,包括抵押债务和商业贷款在内的借贷成本将上升。这会打击房地产、削减消费者支出、让企业扩张降温,削弱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增长前景。在这个过程中,购买减少、需求放缓,这些有助于缓解价格压力。但是对于通胀而言,利率只是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俄乌冲突等因素,仍有可能让物价继续上涨。

  摩根士丹利CEO戈尔曼表示,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约为50%。“这种通胀并非暂时性的,美联储必然会以比他们预期的更快的速度行动。关于经济衰退风险,我以前认为是30%左右。现在可能更像是50%,但不是。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英国《金融时报》本月一项最新调查研究显示,近70%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将于2023年陷入衰退,更有经济学家称,“衰退就在今年”。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9日发布的一份面向首席财务官的问卷显示,77%的受访者认为2023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受访的22名首席财务官没有一人认为衰退可以避免。

  亿万富翁投资者、Omega Advisors董事长Leon Cooperman周二表示,他相信石油或美联储将在2023年的某个时候让美国陷入经济衰退。

  他还表示,股市可能从峰值下跌40%,他在去年12月提到的4100点将是标普500指数一段时间内的高位。

  此外,Cooperman指出,美国自2008年以来没有出现过经济衰退,因此“我们早该衰退”;但市场流动性太多,使得今年不会发生衰退。Cooperman担心,美国现在有一个“非常非常有毒的财政货币政策组合”。

  又一数据佐证通胀压力

  周二(6月14日)美股盘前,美国劳工部公布的美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5月份环比增长0.8%,为连续第25个月上涨。

  该数据同比增长10.8%,连续第五个月增幅超过10%。分项数据显示,能源价格环比上升5%,是PPI持续走强的主要动力。

  剔除食品、能源和贸易的核心PPI环比增长0.5%,同比增长8.3%。值得一提的是,虽然5月PPI和核心PPI的同比增幅都有所放缓,但仍分别处于各数据3月份创下的历史高位附近。

  市场分析称,此前已有多组数据证明美国通胀的上行压力没有消退,今日公布的PPI也不例外。PPI的走高表明物价在生产领域依然存在,并将在未来传导至消费者处。

  谁该为通胀负责?

  美股被认为是衡量美国经济的重要标准,尤其是在前总统特朗普时期。《纽约邮报》13日称,在最近的股市暴跌之前,拜登也经常吹捧股市表现良好,称美股在其任期内上涨了20%,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纪录。

  13日,在白宫记者会上,福克斯新闻记者彼得·杜西拿拜登此前的话提问,并称“拜登总统执政期间的股市上涨,已经都被抹去”。白宫新闻秘书卡里娜·让-皮埃尔表示,拜登政府“正在密切关注”股市,并辩解称美国不是一个面临通胀问题的,背后因素包括俄乌冲突引发的物价上涨、百年一遇的全球疫情等。她接着说,美国在拜登总统领导下已取得历史性经济成就,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只有民主党人投票支持”的美国救援法案,“它导致了历史性的经济繁荣”。

  “这不也导致了历史性的通货膨胀吗?”杜西的插话遭到让-皮埃尔断然否认。她称:“不,那不是我们看待美国救援法案的方式。”

  “为什么美国的通胀率高于其他地方?”英国广播公司(BBC)14日称,从去年开始,世界各国的通胀率都在上升。但在主要经济体中,美国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其通胀率在主要工业国中更高。报道称,推动通胀的许多因素——如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以及恶劣天气导致的食品价格上涨——并非美国独有。但美国表现更差的原因,是由美国政府批准用于保护家庭和企业免受疫情冲击的巨额支出法案推动的。通过给家庭直接发钱,需求和商品价格被推高,而美联储对此反应迟缓。“随着钱被花光,情况发生了变化,这给拜登带来严重的政治问题,共和党人指责他是物价上涨的罪魁祸首。拜登反过来将矛头指向乌克兰的战争。”

  “加息75个基点”已在路上?

  当地时间6月14日和6月15日,美联储将举行6月份议息会议。分析指出,美国消费者价格加速上涨以及通胀预期升高可能促使美联储考虑在本周政策会议上做出1994年以来更大力度的加息。

  报道称,美国通胀数据意外加速上升,利率期货定价' >期货定价显示,投资者加大押注美联储将在本周政策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在媒体报道称美联储官员可能考虑更大力度的加息后,对于加息75个基点的押注进一步加强。继巴克莱和投行杰富瑞之后,高盛和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13日也预计美联储本周将加息75个基点。摩根大通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费罗利甚至认为,100个基点的加息幅度也不失为“有意义的”风险尝试。

  约翰汉考克投资管理公司联席首席投资策略师艾米莉·罗兰德表示,由于最新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冲击了通胀触顶的想法,美联储可能必须比市场希望的那样更为激进地加息。

  瑞银集团预计,高于预期的通胀将会给即将举行议息会议的美联储继续面临压力,再次加息50个基点看起来不可避免,市场甚至反映了一些一次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美联储官员将在本周预期经济增长放缓,通胀走高,到今年年底将有更多的加息。

  对冲基金疯狂撤离美股市场

  随着恶性抛售导致标普500指数跌入熊市,机构投资者以有史以来最最的速度逃离美股市场。

  高盛追踪的对冲基金周一连续第七天减持美国股票,过去两个交易日的抛售额达到2008年4月跟踪此类数据以来的更高水平。

  股市下跌势头愈演愈烈,因为市场担心美联储加快抗通胀行动可能引发经济衰退。随着股市下跌和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短线资金争相做空。

  高盛在周二发布的报告中称,对冲基金客户的卖空活动“激增”。

  Alpha Theory Advisors的总裁Benjamin Dunn表示,“他们说市场正在进一步下跌,人气简直糟透了。”

  对冲基金大幅削减股票敞口。高盛数据显示,一项衡量他们风险偏好的指标接近五年低点。

  全球债务风险推升

  自2021年3月以来,巴西打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加息枪,拉开加息周期序幕。此后,新兴经济体陆续开启加息进程。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中国社科院国际关系学院全球治理研究室副主任熊爱宗表示,新兴经济体启动加息主要是为了抑制高企的通胀,而考虑到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伴随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新兴经济体未来的加息压力将更大。

  “从历史来看,美联储无论是在量化宽松退出还是加息的过程中,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均受到显著影响。”杨盼盼称,由于流动性收紧、利差缩窄、避险情绪上升,新兴经济体出现较为普遍的资本外流和资产配置的重新调整,这带来汇率贬值和国内以股票市场指数为代表的资产价格的大幅调整。

  从美联储此次收紧货币政策的时间节点来看,杨盼盼表示,美联储从去年6月就开始讨论缩减购债计划,于12月正式实施缩减购债计划,并逐渐将加息时间点前置,还进一步制定了缩表计划,诸多紧缩举措并未像上一轮一样带来“缩减恐慌”,新兴市场相关货币和资产价格并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动荡。

  究其原因,杨盼盼认为主要有两方面。

  一方面,美联储与市场的沟通更加充分且新兴经济体提前应对。上一次美联储退出量宽和加息均为历史上,市场并不清楚紧缩将带来何种后果,这种不确定性通过预期渠道传导,主导了市场情绪和金融市场走势。具体来看,美联储在讨论量化宽松缩减(2013年5-12月)和讨论加息(2015年1-12月)时,新兴经济体主要货币贬值,股票市场价格下行,而当美联储真正执行量化宽松缩减(2013年12月-2014年10月)和加息(2015年12月后)时,汇率和股票价格则大多开始回升。而在本轮发达经济体量化宽松政策退出的过程中,市场和新兴经济体政府有较为明确的历史退出路径参照,美联储的对外政策沟通和预期引导也更加明确。

  “在此背景下,本轮的货币政策退出路径虽然也经历了多轮调整,但更多地是以小步微调的方式进行的,政策紧缩更易预测,由预期渠道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市场波动也随之削减。”杨盼盼表示。

  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自身基本面相对于上一轮有所改善。从包括东盟和金砖的主要新兴经济体基本面的情况来看,尽管财政赤字因疫情相关原因有所上升,但是通胀水平和国际收支是改善的,大多数经济体的经济基本面足以应对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宽松的紧缩效应。

  但需要注意的是,近期因俄乌冲突,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持续波动,大宗商品价格上行将传导至新兴市场,推高主要新兴经济体的通胀水平。“对于那些依赖大宗商品进口的,经常账户余额也会出现恶化,削弱新兴经济体应对货币政策紧缩时的经济基本面。”杨盼盼补充道。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称,美元始终处于全球流动性、资本供求的核心,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加快收紧,美元流动性加速“退潮”,新兴市场债务风险将大幅攀升。

  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以下数据:截至2021年年末,新兴市场债务规模达95.7万亿美元,创历史更高水平,约占GDP的247.8%。其中,政府债务达23.9万亿美元,较疫情前扩张34%,占GDP的比重从53.6%升至63.6%。未来五年,新兴市场将有近3万亿美元的美元计价债务(债券和贷款)到期,其中,政府到期美元计价债务规模为2844亿美元。

  从国别情况来看,赵雪情指出,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加纳等国主权债务过重,波兰、土耳其、埃及等国深受俄乌冲突打击,面临较大的债务风险。同时,受货币政策与地缘冲突影响,国际资本加速流出新兴市场,外资参与程度较高的部分新兴经济体国内债券市场也将出现较大幅度波动。例如,秘鲁、南非、捷克、马来西亚、哥伦比亚本币国债市场中,外资持有比例分别高达51%、28%、27%、26%和25%。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