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近日人民币持续贬值是市场做空压力的集中宣泄

2022-04-25 10:00:25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2次   点赞:1次
 

  近日,人民币汇率的持续调整,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截至4月22日收盘,人民币兑美元突破6.5大关,美元/离岸人民币和美元/在岸人民币分别报6.5274和6.5017,连续4个交易日累计贬值近1500点和1400点,贬值幅度近2%,触及2021年11月以来的低点,单周跌幅也为自2019年8月以来的更大跌幅。

  “此次汇率调整是在国内疫情反弹金融市场波动、中美利差收敛等因素综合作用下,外汇市场运行的最终结果,汇率水平的变化并非政策刻意追求的目标。”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4月24日指出,去年11月,央行提出“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

  “最近这波急跌是市场做空压力的集中宣泄,属于市场纠偏而非政策引导。”管涛解释道。

  4月24日,时代财经采访了两位从事不锈干厨具以及毛线衣出口生意的企业主,其均表示,按照过去的经验,人民币贬值对他们的出口生意是利好的。但由于现在原材料上涨,叠加疫情使得很多客户也暂停出单,生意比较平淡。

  事实上,3月,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增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走低。东吴证券4月24日的研报也认为,本周人民币少见的大幅贬值既有宏观预期的冲击,但可能更重要的是疫情冲击下汇率市场流动性显著下降和贸易信贷隐患导致这一冲击被放大。第二季度人民币贬值压力偏大,但如此大幅的波动并非常态。

  面对人民币急跌,4月22日,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国新办举行的“2022年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及时有效地释放了外部压力,市场预期保持稳定,外汇市场交易理性有序。

  美联储加息预期增强人民币汇率走低

  近两月来,离岸人民币汇率(CNH)相对在岸人民币汇率(CNY)持续偏弱,3月11至31日日均差价一分五厘钱,4月20至22日则达到两分七厘钱。

  管涛对时代财经指出,无论3月中下旬还是近日的调整,都是离岸市场驱动。这反映出外资减持境内人民币金融资产后,在离岸市场购汇,推动CNH走弱。

  “美联储政策紧缩是今年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重要因素。”管涛注意到这一周市场持续放出加息消息。

  东吴证券也指出,宏观预期的冲击下,美联储继续和市场玩“抢跑”的游戏。鲍威尔在上周五的讲话中基本确认了5月加息50基点,并且对未来同等幅度的加息持开放态度。

  除了美联储加息,管涛称,在消息面上,今年3月,俄乌冲突风险外溢,人民币汇率快速回调,一举抹去年内所有涨幅,之后围绕去年底的水平反复震荡。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伴随美联储加息预期的进一步加强,美元指数进入4月后持续攀升。在美元指数强势的带动下,包括日元韩元在内的主要亚洲货币兑美元都出现了下跌,离岸人民币汇率受到了波及。

  管涛认为,近期日元、韩元等汇率大幅下跌,令不少投资机构纷纷看跌亚太区货币,加剧人民币跌势。“日元兑美元汇率创新低引发了市场对于干预日元贬值的猜测,加之中国经济前景不明,触发了借低息日元购买高息人民币资产的日元利差交易平仓。由此引起的购汇行为加速了CNH下行,推低了CNY.”

  双向波动是常态急跌释放看空压力

  为应对美联储加息对我国经济造成的影响,人民银行和外汇局早有部署。

  4月18日,人民银行和外汇局出台了23条举措,从支持受困主体纾困,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促进外贸出口发展三个方面来加强对受困主体的金融服务,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今年3月,人民银行在最新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明确将发达经济体宏观政策调整与疫情形势、通胀走势并列为当前三大外部不确定性。发达经济体宏观政策总体退坡,不仅可能伴生资产价格震荡调整的金融风险,还会通过贸易往来、资本流动、金融市场等渠道对新兴经济体产生明显外溢效应。

  针对美联储宽松政策的退坡对我国经济的影响,管涛早有预判,他认为将会经历四个阶段:

  阶段,美联储温和有序紧缩,中国外资流入减缓,人民币升值减缓;

  第二阶段,美联储更加激进的加息甚至同时启动缩表,引起美国经济金融市场动荡,导致中国阶段性资本外流,人民币汇率有涨有跌、双向波动;

  第三阶段,美联储货币紧缩力度超预期,可能刺破资产泡沫,引发经济衰退,中国将难以独善其身,人民币汇率会重新承压;

  第四阶段,危机之后,美联储重回货币宽松,如果中国能继续保持经济复苏在全球的领先地位,可能重现资本回流,人民币汇率会更加强势。

  管涛指出,目前平稳度过了阶段,正在经历第二阶段,也就是人民币汇率在阶段性资本外流的背景下,有涨有跌、双向波动。

  现在距离2015年“8·11”汇改已有7年,尽管改革之初人民币经历贬值,外汇储备出现较快下降,但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在不断增加,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日内波幅、历史波幅都明显提升。

  管涛认为,近两年来人民币震荡升值,汇率出现有涨有跌的双向波动,是汇率政策日益灵活的表现,有助于吸收内外部冲击,更好发挥汇率对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影响汇率走势的因素很多,不论短期还是中长期,汇率预测不准是必然,双向波动是常态,涨多了会跌,跌多了会涨。”管涛称,央行此前多次提示,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

  管涛提醒,这次外汇市场波动再次生动地说明,市场主体要树立“风险中性”意识,建立严格的财务纪律,坚持以“保值”而非“增值”为核心的汇率风险管理原则,要避免陷入线性的单边升思维,积极做好风险管理。

  汇率贬值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有助于出口,另一方面进口企业也在防范风险。

  东吴证券称,从韩国前20日出口数据看,2022年4月中国进口大概率继续下滑,但购汇量却大量上升,这说明购汇并非因为进口贸易,具体原因或者是进口企业恐慌式购汇(当然也不排除部分企业赌汇)。

  对此,管涛也认为,当前政府要关注否引发了市场恐慌性抢购和囤积外汇。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