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再掀新能源定增潮:年内融资计划已近864亿 发行难度、跨界投资引争议

2022-06-16 18:00:16    编辑:云才情小编   阅读:5次   点赞:2次
 

  5月以来,资本市场开始稳步反弹新能源产业链更是成为其中的佼佼者。随着市场逐步回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拟投资建设新能源项目的定增潮再度来袭。

  6月15日晚间,又有一家公司更新了定增投资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的方案。登陆科创板还不到一年的瑞可达发布再融资预案(修订稿),拟定增募资不超过6.83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项目,研发中心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在此之前,ST众泰、中伟股份、海辰药业、振华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拟定增投资新能源产业相关项目,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犹记得2021年的新能源产业定增“狂潮”,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超25家新能源企业启动定增,拟融资总规模超过1150亿,其中6家企业定增规模超过50亿元,龙头宁德时代、恩捷股份定增规模更是超过百亿。

  但自2021年末以来,随着市场逐渐冷却,不少拿到了批文的企业却迟迟难以完成发行,部分企业如南都电源赛腾股份更是因批文失效终止定增,曾经寄予厚望的新能源投资项目也胎死腹中。

  随着新一轮新能源定增狂潮再起,关于新能源或产能过剩、发行端机构态度分化、跨界投资新能源等争议再起。

  新一轮定增“狂潮”来袭

  连日来,A股市场再掀新能源项目定增狂潮。

  Wind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截至6月16日,已有375家A股公司披露了定增预案,剔除55家未披露融资金额的企业,剩余320家企业预计融资金额合计5434.36亿元。

  记者注意到,新能源产业相关项目是不少企业定增融资的主要用途之一,375家公司中,投向包括新能源、锂电等项目的企业数量达到43家,占比超过11%。剔除6家未披露募资金额的企业后,剩余37家企业拟定增募资合计863.9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再融资预案中,近一半都是5月以来披露。期间,伴随着A股市场持续反弹,新能源概念股行情回暖,企业的定增热情逐渐提升。

  “从行业上看,全球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提升是大势所趋,因此动力电池企业存在较强的融资扩产意愿;另外,2020年以来,再融资新政推出后,上市公司再融资热情逐步上升,同时收益回暖也吸引了公募基金、产业资本等众多资金的持续流入,尤其是像新能源这种热门赛道,定增规模自然显著提升。”华南一家中型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受访指出。

  从方案分布来看,拟融资金额更高的立讯精密,其拟募资135亿元,募投项目包括“新能源汽车高压连接系统产品生产线建设项目”、“智能汽车连接系统产品生产线建设项目”等。

  紧随其后的亿纬锂能,其于6月7日抛出一份再融资公告,拟向控股股东亿纬控股、实际控制人刘金成和骆锦红,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1.43亿股,初始发行价格为63.11 元/股,预计募资9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将全部用于投资“乘用车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HBF16GWh乘用车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在一众投资新能源项目的上市公司中,记者发现,还出现了不少“跨界”投资的身影,引发市场广泛争议。

  其中最受争议的莫过于海辰药业,其主要是一家老牌药企,其主要从事化学制剂、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利尿、心血管、抗感染、消化系统、免疫调节、降糖、骨科等治疗领域。但6月11日,海辰药业突然公告,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4 亿元,其中1.5亿元将用于“年产5000吨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

  消息一出,瞬间引发市场哗然,关于海辰药业是否属于“蹭热点行为”的争议也甚嚣尘上。在该公告披露后的交易日,海辰药业股价大涨3.39%。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翻阅海辰药业此前的定期报告和重要公告,均未发现公司在锂电池电解液领域有过任何布局及初步成果。同时,在海辰药业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中,也没有看到相关技术、人员和生产能力储备的论证。

  公司称,“通过对新能源电池产业链分析以及研发实力的评估,计划将锂离子电池电解液添加剂的制造划入公司业务范围,并积极开展生产研发工作,引入先进技术和生产设备,增强行业竞争优势”。

  由于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与公司现有业务的市场环境、销售模式、销售客户均不相同,如何来控制风险,海辰药业也没有给出具体论证。

  6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了海辰药业证券部,接线人员解释称:“(拟投向的)锂电电解液添加剂属于大化工领域,这也是基于我们在合成领域的积累,虽然(募投项目)名字和新能源有关,但实际上在工艺路线、生产车间等领域和我们现有业务是有相似性的。”

  不过,当记者问及公司是否具备相关“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订单时,该证券部人士则表示:“还目前还在前期的建设当中。”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随着锂电产业大肆扩产,各种关于锂电产业产能过剩等争议也不绝于耳,而作为“外行”的海辰药业是否具备足够的竞争力杀出重围,也是一个有待思考的问题。前述证券部人士回应称:“公司肯定会考虑投资回报率低这个问题。”

  绑定战投稳固供应链

  除了扩产能、“蹭热点”等意图之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今年以来披露拟定增投资新能源产业的上市公司,不少是出于稳定供应链的意图。

  较典型的如国内领先的锂盐加工企业盛新锂能,其定增融资主要是为了引入下游锂电池龙头战投。

  3月22日晚盛新锂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定向发行股票的方式,引入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并进行至少为期3年的长期战略合作事宜。

  根据定增预案,公司拟以42.99元/股的价格,向比亚迪发行股票4652.24万股-6978.37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0亿元(含本数),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此次交易完成后,比亚迪持有公司的股份预计超过5%,成为公司的关联方。

  对于此次合作,盛新锂能表示,这将有助于双方进行产业链合作及协同,加快实现“致力于成为全球锂电新能源材料领先企业”战略目标。

  在此次合作后,比亚迪将盛新锂能纳入长期战略合作的供应商名录,在符合一定前提下将盛新锂能作为优先采购对象。同时盛新锂能承诺同等条件下优先保障比亚迪的锂产品供应且保证给同等条件下更优惠价格,促使双方达到合作共赢的目的。

  在此之前,锂电模组龙头欣旺达也曾引入19家投资方,为子公司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有限公司增资,融资金额合计24.3亿元人民币。19家增资企业中出现多家车企的身影,其中理想汽车关联公司江苏车和家、蔚来汽车' >蔚来汽车关联公司蔚瑞投资分别增资4亿、2.5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3.218%和2.011%股。小鹏汽车关联实体也隐匿其中。

  在不少市场人士看来,产业链上下游的入股,有利于提升自身产业链安全供应的稳定性。不过,也有市场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产业链之间的交叉持股,可能存在关联交易的问题,另外也不利于产业链的市场化交易。”

  如果说盛新锂能等企业的定增是为了帮助业务拓展,那ST众泰的定增则在为公司积攒弹药之外,还多了一层“重新出发”、“传递信心”的意味。

  6月10日晚间,ST 众泰披露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60 亿元,投入到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开发及研发能力提升、渠道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 47.32 亿元用于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开发及研发能力提升项目,4.68 亿元用于渠道建设项目,8 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在此之前,因早前的盲目扩张以及资金链危机,众泰汽车控股股东铁牛集团于2020年宣告破产,而众泰汽车也受到牵连。自2020年起,众泰汽车长期处于半停产或停产状态, 2021年10月18日,ST众泰发布公告,确定由江苏深商为重整投资人,确定了20亿元重整投资款。

  有市场人士认为,众泰汽车虽已重整成功,但仅凭江苏深商及深商控股一己之力或难以推动众泰汽车走上正轨,向市场借力才是更优解。

  定增方案发布后,ST众泰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批文失效隐忧初显

  尽管A股上市公司对于定增投资新能源项目的热情愈发高涨,但记者注意到,发行端却一直两极分化严重。

  注册制' >注册制下再融资效率显著提升,再融资市场开始向“买方”市场转移。受市场行情波动、市场化改革进程加快、监管问询以及折价率收窄等因素,定增发行难度陡增。

  据记者统计,2021年近3成非公开发行不能足额募集资金,发行价格相较市价的折扣率也呈收窄趋势。2022年以来,已有13家企业未能在批文有效期内完成定增,其中就不乏新能源产业上市公司。

  在头部新能源企业“一股难求”的盛况之下,部分中小锂电企业却陷入了发行“瓶颈”,尤其是在股价高位发布定增预案的企业,随着市场的不断回调以及业绩变化等因素,不少企业无奈终止定增。

  较典型的如赛腾股份,其从2020年10月26日便开始发布预案筹划,拟募资3.03亿元投入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智能制造,载治具、自动化设备加工及补充流动资金。公司意在抓住新能源汽车战略机遇,满足日益增长的下游设备需求,进一步提升其盈利能力。

  历时近5个月的时间,2021年3月8日,赛腾股份收到证监会出具的《关于核准苏州赛腾精密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批复》。此时,也意味着公司已获得了3.03亿元再融资的“通行证”。

  然而,2022年3月2日,赛腾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未能在12个月内完成证监会批复的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事宜,最终让募资可达3.03亿元的机会“到期作废”。

  赛腾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还是综合市场考虑,包括融资时机、融资成本等重要因素。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正常,批文的失效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

  在此之前,南都电池也曾计划定增募资不超过14.16亿元,用于年产2000MWh 5G通信及储能锂电池建设项目,年产2000MWh高能量密度动力锂电池建设项目,新能源电池研发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该项再融资项目于2020年12月8日获得证监会的批复,但2021年12月后,由于资本市场环境和融资时机等多方面因素变化,南都电源未能在批复文件有效期内完成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宜,批复到期自动失效。

  眼下,随着锂电产业股价持续反弹,部分企业定增之心“蠢蠢欲动”,但随即而来的发行失败隐忧也开始冒头。

  九泰基金定增投资中心总经理刘开运认为:“高估值风险是定增过程中常面临的风险,部分公司处于热门行业,行业景气度较高,公司估值也处于高位,公司择机在高位发行定增进行融资,若未来公司表现不能持续超出市场预期,公司可能面临很大的估值调整压力。”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词: 新能源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